电动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动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岛左近参与过哪些战役有着怎样的成就

发布时间:2020-02-27 11:57:29 阅读: 来源:电动阀厂家

岛左近参与过哪些战役?有着怎样的成就

谜之武将岛左近,他的前半生在颠沛流离、浑浑噩噩中默默无闻地逝去了,如果不是庆长五年(1600年)关原会战的爆发,或许他就会象其他难以计数的无名武士一样,落樱一般悄无声息地化为尘烟。然而值得庆幸的是,在关原这一壮大的历史剧目中,岛左近把握住了历史所交付予他的角色,霎那间迸发出了烁目的光彩,在终场的谢幕前演出了自己壮绝的人生。

关原决战

左近的基本战略 《平尾氏箚记》

战败者的事迹总是被有意无意地抹杀掉的。战前三成一方的行动并不明朗,从诸史料来看,直接攻击德川家康本人是最有效的方法,身为兵法家的岛左近不会遗漏这一点,但是三成拘泥于大义名分,没有采取积极的行动,以至于错失了许多大好的机会。

九月十四日美浓杭濑川之战

决战前九月十四日,在左近的指挥下,东军的中村队和有马队于美浓杭濑川被击破。

德川家康在罔山立下本阵以后,东军士气大振。岛左近认为必须发动一战以挽回西军的颓势。在得到三成的允许下,岛左近率军500人向杭濑川行进,宇喜多秀家部将明石扫部全登、长船吉兵卫率兵800紧随其后。

岛左近在芦苇丛生的杭濑川留下伏兵,带领本队自池尻口渡过河川,引诱敌军。无法忍受左近的挑衅,中村队在使用铁炮轰击以后派出骑兵追击。 左近伪装败退,引诱中村队渡川追击,被西军的伏兵与左近的本队前后夹击,中村军陷于苦战。东军的有马队渡河支援,遭到了明石全登的痛击,最后中村队与有马队全灭,中村队指挥野一色赖母战死。

夜袭美浓赤坂家康本阵的议案 《关原阵辑录》

虽然石田三成在战略、战术两方面都依赖大谷吉继和岛左近,但是难以理解的是三成却并不能完全采纳他们的意见。左近在将本阵安置在尾张热田时就提议迎击家康,并具体策划了夜袭赤坂家康本阵的提案,但是显然没有被三成采纳。

直面生死的好汉--《常山纪谈》

决战当日,石田三成于笹尾山列下本阵,阵前竖起二重的栅栏。岛左近背向重栅列阵,或许是希望借助“背水之阵”来激发将士们赴死的决心。

战斗刚开始的时候就陷入了绞杀,因为与三成个人的仇怨,多数东军部队以石田队作为突击的目标,三成的所在成为激战的中心。黑田长政自从侵朝战争以后,就对石田三成切齿痛恨,一早命令铁跑队菅六之介正利、白石庄兵卫带了五十挺铁炮设下埋伏,正好伏击了迂回到丸山山中黑田队侧面的岛左近队。黑田的铁炮队躲在栅栏后面向岛左近队发出骤雨般的射击,拥挤在一起的左近队受到了重创。岛左近带领精兵奋勇杀开血路,但是却中弹负伤。“此时岛左近之先行崩坏乃因其为铳重伤,伤其者为黑田甲州之铳头菅六之助。”(《关原军记大全》)

战况进行到最激烈的时候,负伤的左近向三成进言采用大炮轰击。于是三成自本营运来三门大炮开始向东军发炮,轰击的间隙蒲生备中、武兵库、北川十左卫门等人率兵进行突击。三成本人也率领麾下的亲兵出战,猛烈的攻击之下,东军被击退300米。如果情势这样的发展下去,西军的取胜也不是没有可能。

然而--这个世界上太多个人无法把握的然而了,小早川秀秋的背叛以及因此而带动起来的连动效应,最终导致了西军的总崩溃。这样的结局岛左近或许早就有所觉悟,只是已经不是他一个人所能够挽回的了。毕竟决定战争的绝非战场上将士的武勇以及指挥个人的智慧,很多时候,在战前迷雾重重的阴影下不同势力自身利益的选择与转让之间,便已经决定最后的结局了。那些在相互厮杀中抛洒血肉的士卒无非是在演出一场已然完成剧本的演出罢了。或许会有各种偶然的因素会使历史的发展意外地偏离世人想象的轨道,然而这一次,岛左近显然没有这样的幸运可以依赖。

最终结局

八月二十三日美浓合渡川战死说 《关原阵辑录》

这种说法显然已被否认。决战前九月十四日的杭濑川之战,在左近的指挥下击破东军中村、有马部队,这一史事得到了大多数学者的承认。

九月十五日决战战死说

《关原会战大全》:被黑田队菅六之介正利用铁铳射亡。当时黑田长政曾挑选家中勇士计划以三成与左近为目标特别攻击,所以让原为石田家的旧臣,当时在黑田家供职的人来说说左近的特征(以供辨认),回答说:“只看头盔顶部的立物是红色的天冲,身着涂酱红色漆的圆形皮胴甲,上罩木棉浅黄色的羽织者即是。”所以没有直接说出长相,据说是因为左近威严至令人生畏,不敢正面仰视之故。但是那些挑选出来做特别攻击的人后来却说不记得看到左近出阵,相当令人疑惑。传说三成在听说岛左近的死信,发出绝望的悲叹,自知大势已去,于是带领近侍们从战场脱离。这种说法相当可疑,左近中弹的时间是上午九、十点左右,三成败走是午后二点,三成的本阵与左近中弹之处相隔二町(约220米),实在没有理由三成在午后才得到死信。

奥州儒者成岛司直的说法:在了解自己的子嗣们战死的消息以后,带领本队突入敌阵壮烈战死。

《福岛大夫殿御事》:于三成的居城佐和山城切腹。

生死不明说

《古今武家盛衰记》、《石田军记》:了解自己的子嗣们战死的消息,部队又被敌军切散,岛左近于是脱离战场,之后流落西国。

《关原军记大全》:战后流落对马岛。

《关原御会战当日记》:战后被捕,赦免后成为德川的旗本。(这个,是我见过最诡异的说法。。。)

宫本常一氏《山中的隐者》:隐居近江余吾(滋贺县伊香郡余吾町)的深山。

后世的世人一般采信的是奥州儒者成岛司直的说法--突入敌阵壮烈地战死。

左近墓地

教法院(京都市上京区日莲宗立本寺):剃度隐居。立本寺是由日像上人开山立宗的日莲宗一致派的本山。元享元年(1321年)创建于中京区四条大宫,“天文法乱”时三次转移,天正年间移至上京区寺町。宝永五年(1708年)因回禄(火灾)烧毁,于是移到现在所在的位置。当地有左近的墓地,碑文为“妙法院殿前拾遗鬼玉勇施胜猛大神仪 岛左近源友之”,标注日期为宽永九年(1632年)。岛左近的后裔所收藏的古记录说“岛左近胜猛,又名友之,担当关原一役西军指挥,战败后隐居京都立本寺。宽永九申壬年六月二十六日殁,法名妙法院殿前拾遗鬼玉勇施胜猛大神仪”。同书还记述说左近的二男彦太郎忠正与母亲住在京都,接到关原的败报,他们便逃往西国,变姓更名不知所终。

上述说法按照时间推论,关原前后左近至少应该在三十岁以上,那么宽永九年殁时年龄就在六十左右。但是漫长的岁月间岛左近停留在德川幕府的社会心脏京都地区而没有一点正式的记录留下,实在让人难以置信。

如果按照《和州诸将军传》所载岛左近出身于天文九年(1540年)的记录,关原之战左近已经61岁了……

不止在京都,昭和五十七年于奈良市三笠灵苑东大寺由当地的乡土史家也发现了一座岛左近的墓地。平成四年奈良市长亲自调查后确认中央为岛左近的墓地,墓碑为“舟形五轮塔”的形式,正面书“嶋左近尉”,右面书“庚子”,左面书“九月十五日”。墓碑的时间表明岛左近是关原会战当天战死的。

问题是改墓建立的年代。从五轮板碑的形状和损毁程度来看,是室町末期到江户初期的特征,应该是在据关原会战时间不远的时候建的。这样一来,左近究竟是活下来了,还是在关原就马革裹尸了,实在很难判断。

其他在对马的岛山(长崎县美津岛镇)以及陆前高田市净土寺都有左近的墓地。大阪市淀川区的木川墓地有着左近的供养墓

左近的一生,都在追寻他心目中完美的明主,当他最后在关原的战场上奋斗、力尽,然后再一次仰望蓝天的时候,他会有遗憾吗?石田三成真的就是他所寻找的可以给民众带来一个值得信赖的明天的君主吗?也许这个时候他会回想起初见石田的情形吧。

岛左近在近江高宫庵第一次遇到三成时:

小僧:“白脸,小眼睛的男人。”

不过是秀吉身边的宠童,这是左近听到小僧的描述后瞬间想到的三成。

但是,左近亲眼见到三成时,突然有种紧张感,左近有点恍惚了。

“左近愿效犬马之劳。”

左近弯下了腰,三成就是有这样的魅力。

悬臂吊厂家

经通天下养生技术培训

菏泽发电机出租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