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动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动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深圳将成第一个无农民城市-【新闻】西施花

发布时间:2021-04-20 13:20:05 阅读: 来源:电动阀厂家

深圳将成第一个无农民城市

深圳率先成为全国第一个没有农村的城市,虽然内地的一些城市缺少可比性,但是像深圳这样将城市化作为地方实现经济可持续发展和促进社会公平的切入点的思路和做法,却值得借鉴和推广。深圳作为中国改革开放的窗口,在两次城市化改造中引发的启示和反思,更具有广泛的指导意义。 十个方面全力推进 深圳市从2003年10月开始城市化建设全面提速,计划到2004年底,用一年多的时间,将现有的27万农村人口,也是深圳最后的27万农民全部“洗脚上田”,完成从“村里人”到“城里人”的身份转换。届时深圳将率先成为全国第一个没有农村的城市。 为达成此目标,深圳市吸取城市化过程中的经验教训,有针对性地制定出一揽子相关配套政策,拟在试点的基础上全面推开。内容主要包括十个方面: 党建方面:新设立的街道办事处要成立街道党工委,新成立的居委会要成立居民党支部。居委会和股份合作公司党组织要分设。居委会和股份合作公司以及原镇非公有制经济、社会组织和流动党员的党组织接受街道党工委的领导。原属村委会领导的民兵组织,城市化后由街道党工委领导。居委会和股份合作公司可以根据需要建立工会、共青团、妇联等群众组织。 机构设置方面:原则上撤销一个镇设立一个街道办事处,撤消一个村民委员会成立一个居委会。撤销镇建街道办事处后,街道办事处作为区级政府派出机构,受政府委托行使管理社会经济职能。原镇属企业归街道办事处管理的,实行政企分开,条件成熟的可以进行改制。 街道办事处主要致力于加强社区建设和城市管理,加大社区管理和公共服务。新成立居委会与原村委会集体经济组织脱钩,独立运作。其人员工资、办公用房和办公经费由区财政承担,市财政适当补贴。考虑到实际情况,深圳市又提出,撤镇后设立的街道办事处在过渡期仍有发展经济的职能,主要是指改善区域投资环境、招商引资等,在集体经济组织改造为股份合作公司时,要将一定比例的股权划归社区居委会持有。居委会人员工资、办公经费由其所持有的财产收入来承担,不足部分由区财政负责。要从原村委会资产中划出150平方米以上的办公用房和不少于200平方米的社区服务用房,产权归社区居委会所有。 资产处置方面:镇级资产经清产核资和资产评估后,直接移交给街道办事处。新成立的居委会对原村委会和原村小组集体经济进行清产核资和资产评估,形成具有法律效应的资产评估报告和验资报告,将原村委会和原村小组集体经济组织的所有财产等额折成股份组建股份合作公司,股份合作公司原则上设立集体股、个人股。集体股权收益主要用于为原村民购买养老保险和医疗保险、改善和维护社区公共服务设施以及原村民的福利等方面。针对在推进城市化之前,宝安、龙岗两区农村已有78%的行政村和88%的村民小组完成和基本完成了股份合作制改造的情况,在股权设置、股权界定等方面都保持了政策的稳定性和连续性,将重点放在进行规范和完善上。 土地权属方面:村集体经济组织全部成员转化为城市居民的,原属于其成员集体所有的土地依法转为国家所有。市、区规划国土部门对农村集体土地进行清理。非农建设用地(包括村民宅基地和工商用地)未达到市政府规定标准的村委会,国土部门要一次性留足。但须按照工业进园、农业进基地、住宅进社区的原则,统一规划和建设。村委会集体在政府划定的工商用地上已建设的合法建筑,土地性质合法转为国有。国土部门根据具体用途确定土地使用权年限,重新办理土地房产证,并按照甲种土地标准征收土地使用费。坚决制止非法占地、违规批地、非法转让土地以及利用城市化之机违章抢建、抢种的行为。针对土地问题在城市化工作中的复杂性因素,深圳市委、市政府结合实际情况同时提出,在土地权属的变更中,给集体经济组织适度补偿,并按规划、有计划、按程序进行集体土地权属的变更。 发展规划方面:构筑特区内外一体化城市体系,坚持规划先行和统一规划。按建设国际化城市标准,对城市布局、基础设施、产业发展、社会事业、环境保护和生态建设等方面的规划进行重新修订,实现功能组团和城市片区间的协调发展,构筑特区内外一体化的现代化城市体系。优化产业结构。 市政建设方面:实施城市化之后,宝安、龙岗两区对由各村委会建设和管理的市政公共设施的维护和管理实行3年过渡期,过渡期内由股份合作公司负责维护、建设和管理,并负担治安、环境卫生、社区管理等费用;3年后由区政府负责维护、建设和管理,并负责相关费用。村委会经批准的非农建设用地范围内和村民居住区内的公共设施,城市化后仍由原投资者或业主使用、建设和管理,并负担相关费用。另外,针对城市化后一些地方的迫切需要,深圳市政府计划安排2亿元帮助基层建设文化、教育、体育、公共卫生设施和基础组织建设,安排1亿元继续实施新一轮富裕工程,重点解决欠发达社区的社会保险、公共设施和“安居房”建设。 城市管理方面:加强公安一线执法力量。根据管辖区域范围、人口规模来确定警力规模和派出所的布局。原镇总警力可以适当增加,同时搞好派出所之间管辖范围的衔接工作。行政执法部门根据实际在新设立的街道办事处派驻城管行政综合执法人员。 户籍和计划生育方面:农业户口村民一次性办理“农转非”手续,转为非农业户口的城市居民。农业人口的育龄夫妻,如果只生育一个孩子是女孩,从村委会改为居委会之日起,4周年内按间隔期再安排一个生育指标;本人自愿将户口迁出居委会,在户籍迁移时虽已安排生育指标但未怀孕的,取消该生育指标。 社会保障和劳动就业方面:城市化后,宝安、龙岗两区符合年龄条件的原村民均按城市企业员工标准参加深圳市的养老保险和医疗保险。农业户口村民转为非农业户口的城市居民后,享受城市居民最低生活保障标准。符合就业条件的原村民可在全市范围内应聘就业,市、区劳动部门对转制后的村民就业进行规划。市、区劳动部门要加强对原村民的就业培训。为保证城市化人员在社会保障下享受城市企业员工标准相同的待遇,深圳出台了《深圳市宝安龙岗两区城市化人员基本养老保险过渡办法》。另外,市区两级政府还酝酿分5年拿出6.6亿元为达到退休年龄和按规定缴费但不满缴费年限的7万多名原村民补缴社会保障费。每年从宝安龙岗两区国土基金总收入中,划拨3%-5%进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 学校教育方面:原属镇政府承办的学校统一移交给区政府管理。村委会投资建设的小学,清产核资后,由区出具证明,承认股份合作公司拥有的产权,经协商达成一致意见后,无偿移交给区政府管理;不愿意无偿移交的,实行清产核资,按净资产折股,原投资者(包括政府)按所持股份参与学校的运作和管理,并按其所持股份份额负担资金投入或享有相应的投资收益权,实行社会办学。另外,针对目前两区的公办、民办中小学比例接近民办小学在校生超过公办小学的现状,深圳市政府提出,在提倡多渠道办学的同时,要对公办村小转为社会办学形式进行有效控制。 解决“城中村”问题是城市化的攻坚之战 深圳最早开始实施城市化转轨始于1992年。但仅涉及到特区内的罗湖、福田、南山三个区。而宝安、龙岗两区考虑到历史因素,仍保留建制镇,没有城市化。结果为后来的发展留下了巨大的隐患。最突出的就是“城中村”,被称为深圳城市化的顽疾和毒瘤。一直到现在也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回忆起第一次城市化进程,深圳市委书记黄丽满认为,这样的结果就造成两区在城市规划、建设、管理等方面存在着诸多问题。不但严重制约和束缚了两区的发展,也在相当程度上拖累了深圳的现代化步伐。为避免重蹈第一次城市化改造,深圳制订了严密的政策措施,在以下6个方面重点探索: 一是在第二次农村城市化过程中,注意无形的改造甚于有形的改造。第一次农村城市化改革之后,农村教育、医疗、工业设施管理全是原来一套,生活方式、经济发展模式和社会管理方式没有任何改变。第二次城市化则通过城中村改造来改变原有的经济发展模式,改变原有的社会发展模式。 二是借改造之机斩断制约城市化的3条纽带,即村民对土地、血缘关系和乡规民约的纽带要斩断。斩断村民对土地的纽带建立一种开放性的经济结构,斩断村民对血缘的纽带就可以建立一种开放性的社会结构。 三是借改造之机,实现股权、村民、人口和房产等四大要素自由流动。目前农村股份不能流动,就是一个超稳定的经济结构,村民也是不能流动的。即使是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到村里工作的外来人口也不能享受村里分红,外来人口不管学历多高,都只能是打工仔。 四是由村落真正变成城市社区,摆脱农村社会管理的体系。借改造之机,实现村民到市民真正意义上的角色转换,摆脱村民对地缘、血缘的依赖来参与城市经济社会的竞争。 五是借农村改造之机,实现发展模式的4个转型。由农村一户一栋的宅基地模式向城市单元住宅模式转型(如渔民村);由个人自扫门前雪的宅基地屋村管理模式向城市物业管理模式转变;由私房出租的发展模式向产权***店式的经济管理模式转变;由物业经济、地主经济发展模式向以现代服务业为支柱的多元化经济发展模式转变。 六是由过去的村转变成城市社区,社区管理要职业化。他们认为,社区是从经济发展转换成生活水平的转换器,只有实现社区管理要职业化,城市才会有吸引力,否则就会使人难有归属感。 加快城市化是深圳最重要的一次机遇 对深圳为何要成为全国第一个没有农村的城市,深圳市委书记黄丽满的解释是,现代化的一个重要前提就是城市化,我们现在动手就已经晚了,如果再不加紧推进,我们就会更加落后于时代的发展要求,我们是要犯历史性错误的。代市长李鸿忠也认为,加快宝安、龙岗两区的城市化进程对促进特区内外的协调发展,推动深圳的国际化城市建设将产生重大而深远的影响。 2003年10月31日的《南方都市报》刊登的一篇题为《现代化的必由之路》的评论,对深圳城市化提速的意义进行了解读。 评论认为,改革开放初期,深圳先行先试带来了先发优势。但深圳下一步发展,显然已经不能再靠中央的优惠政策来推动了。深圳需要寻求一种内在动力机制,培植自身发展的后劲,即寻求持续动力机制。而成为“全国第一个没有农村的城市”就是为建立这种自身发展的动力机制,提供了一个可行的路径。这应该是深圳城市化大提速的深层动因。尽早实现城市化,正是深圳最重要的一次机遇。而宝安、龙岗两区已经具备了城市化的经济基础,这使深圳有能力并顺其自然地成为了“全国第一个没有农村的城市”。 评论指出,深圳率先实现城市化,内地的一些城市固然缺少可比性。但是无论如何,像深圳这样将城市化作为地方乃至一个国家经济可持续发展、社会更加公平的切入点的思路和做法,却值得借鉴和推广。否则,就可能要犯“历史性错误”。

上海阀门

电动排泥阀

伸缩蝶阀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