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动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动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Studio54创始人IanSchrager半生商界沉浮创新无往不利

发布时间:2020-02-03 06:15:38 阅读: 来源:电动阀厂家

上世纪70年代,Ian Schrager在夜总会俱乐部圈子里干得顺风顺水,成立了堪称纽约市一代传奇的夜总会俱乐部Studio 54,此后他转行做酒店,得意之作包括纽约的Morgans和Royalton、迈阿密的Delano、洛杉矶西好莱坞的Mondrian、伦敦的Sanderson。他的同名公司Ian Schrager Company与万豪国际集团旗下Edition酒店彼此也是合作伙伴。

以下关于Schrager的个人内容节选出自作家Gillian Zoe Segal即将出版的新书《Getting There: A Book of Mentors》:

我在纽约市布鲁克林区长大。想当年,那个区大多住的是中产阶级,居民都追求上进,想努力过上更好的生活。我很庆幸没有住在更富足的区,因为那样的成长环境让我更有进取心。

运动也好,其他任何事也好,我总是很好胜,干劲十足。在我看来,它是那种可以把人区分开来的秉性。归根结底,人与人的区别就源于这么一点点不同。有种人特别渴望成功,为了达到成功不懈地拼搏,他们就会如愿以偿。

我就读于纽约州中部的私立大学Syracuse University,主修经济学,后来转系去了法学院。那不是因为我确实希望从事法律工作,而是因为当时还不确定自己想干什么行业。我盘算着,日后不管是做一名律师,还是学习分析事物,学法律都会有好处。最终,我在法律界干了大概三年。

有一天,一位朋友问我:“你愿意给那些离开法律界的人出点子,建议他们以后做什么工作,为什么不想自己也跳出那个圈子闯一闯?”这句话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我也有同感,于是便决定和大学时代的好友Steve Rubell合作,一起创业。那时,我们选择去开俱乐部。之所以看上这门生意,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入行的门槛很低,干这行不需要投入大量资金,也不需要学很多新东西。

老话说,和朋友搭伙做生意干不好。我不这么认为,这没什么不好。和朋友分享成功的果实是件幸福的事。而且,友谊可以帮我们克服合作期间可能出现的困难。但是有一点很重要,不要选那些和自己同样擅长某些方面的朋友,要选互补型的合作伙伴,对方的专长是你所不具备的。

我的性格一直比较腼腆,和别人闲聊开玩笑这种事我干不来,对交际也不感兴趣。也许这种性格根本不适合做酒店服务或者俱乐部。但也正是因为这样,我一直凭借工作能力在行业立足。我有创意,喜欢钻研各种细节。Steve正相反。他热衷交际,爱和人打交道,愿意抛头露面,在众人面前表现自己。我们没有在一起商量过谁要专门负责哪些任务,可是都倾向于在各自擅长的领域施展才华。

1977年,我们的Studio54俱乐部在纽约曼哈顿开业。它一夜爆红,收获了巨大的成功。当然,那时纽约还有其他俱乐部竞争,可Studio54真正提升了俱乐部的档次。我们采用了戏剧领域的手法,增加了许多设计元素和复杂的特效,让整家俱乐部变得更有魅力。我那年30岁,和Steve像两个无畏的孩子,在恰当的时候出现在恰当的地方,操着闪电铸就的利剑掀起俱乐部领域的风暴。早期大获成功让我和Steve兴奋不已,所以我们两人都有点迷失方向,开始觉得现实社会的法则与我们的事业格格不入,我们居然连个人所得税都没有交。因为这种愚蠢透顶的行为,我们俩都被捕,受到法律的惩罚。我们失去了一切,在美国联邦政府的监狱里服刑13个月。那段耻辱的遭遇带来极大打击,几乎毁了我们的人生。假如我父母当时在世,这种事应该会气得他们含恨而死。

监狱的生活实在可怕。犯人失去了所有的尊严和自主权,连何时进食和沐浴都要听从指示安排。那种环境太压抑,人会变得垂头丧气。我永远都不会在那种地方睡上安稳觉,也不可能振作起来。

正是在入狱期间,我想明白了职业道路的下一步要怎么走:做酒店。当时美国商业大亨Donald Trump正在筹建一家名叫纽约君悦的酒店,房地产大亨Harry Helmsley则是要打造以他的名字命名的豪华酒店Helmsley Palace。媒体已经在大张旗鼓地报导酒店业的新老巨头正摩拳擦掌,好一番大战在即。这种激烈的竞争恰恰吸引了我。我当时想,这个行业Steve和我也能做!

出狱后,我们两人负债累累,光是法律诉讼方面的费用就超过了100万美元,还有杂七杂八的税费、罚款和利息合计约有75万美元。为了还债,我们不得不卖掉Studio 54的大楼,舍弃一栋大厦只换来薄薄的一张银行本票。

这激起了我前所未有的雄心,我拿定主意,要夺回过去失去的一切。遗憾的是,酒店业是资金密集型产业,需要投入大量资金,可我们又找不到有意向的投资人。在别人眼中,我们就是两个混酒吧的坏小子,干什么都靠不住。没有人愿意拿自己的资金冒险,谁也不愿在我们身上押注,看一看我们能在新的行业干出什么成绩来。至于银行,他们甚至不允许我俩去开户,更别提给贷款了。周围的环境真是让人很泄气。

那段低潮期,一位大家视为楷模的朋友David Geffen对我说:“你自己都没开始行动,就别指望能起步。”这番话虽然很简短,却深深影响了我。Geffen的意思是,如果我想再次走向成功,就必须从某些方面着手。我不能设想自己会一夜之间缔造数百万美元的酒店帝国。,必须先在那一行起步,先从我了解的事开始,等到机会降临,再将它们把握住。成功的秘诀就是:不要让自己消沉,更不要自暴自弃。

终于有一天,我们苦等的那个机会自己出现了。由于Studio 54的买家无力结清付款,我们用那张银行本票换来了买家名下的酒店,它坐落在曼哈顿商业中心麦迪逊大街的38号。

像过去开俱乐部一样,我们经营酒店时也想别出心裁,拿出一些新颖的招数,让顾客享受更好的服务。综合运用舞美多种元素曾经让我们的俱乐部一炮而红,我们也将这种经验用在酒店上,大费周章改造了原有的酒店,在1984年让它以新名字Morgans重新开张。我们自然再次大获全胜。我们的全新经营理念在业内掀起了一场“精品酒店”的革命,颠覆了整个行业。随后,我和Steve又开了一家酒店Royalton。这回我们推出的理念是“大堂交际”,即让酒店大堂成为招待宾客或者市民活动等聚会的新场所。

转眼到了1989年,我和Steve的黄金二人组画上了句号。他因为过度脱水住院,入院两天后不治身亡,年仅45岁。我备受打击。从1964年起,Steve和我就朝夕相处,齐心合力追寻梦想。我不知道我们之间是否已经有了夫妻那样的感情,但我知道自己把他视为挚爱。没有Steve相助,一切都得独自支持,适应这样的巨变谈何容易。我焦急不安,根本没有把握自己今后能不能靠一己之力维持下去。可我也认识到已经别无选择,唯有完成Steve未竟的事业。打那以后,我从性格到处事都大为改变,变得更成熟,更有能力。Steve如果泉下有知,应该会为我自豪。

回顾此前的人生经历,从陷入麻烦,到走法律程序、打官司、被判入狱,再到重获自由以后在新的领域东山再起,我为自己逃税的劣行付出了十多年的代价。不管是金钱方面,还是情感方面,我都花了很大气力才挽回这期间的损失。谢天谢地,这一切都发生在我前半生,而且我自始至终没有失去对生活的热爱和那份热忱。

创业箴言这位独具慧眼的酒店业者给我们以下几点建议:

怎样对待拦路虎是区别男人和男孩的标尺。无论身处何处,都会碰到阻碍。不要总想着可能犯错,一步一个脚印走下去,循序渐进地把所有工作完成。

不要怕追寻梦想,也不要怕尝试新事物,更不要怕失败。患得患失的心理常常让一些人裹足不前,妨碍他们成功。那些人认为,如果我现在做错了决定,一切都完了。可往往不是那么回事。一生中很少不能挽回的事。当你认识到这点以后,就更容易做出决定,坚持下去。假如你一味追求安全,只会一事无成。

扬长避短,人会自然而然地向自己的安全地带靠拢。我所做的都是自己能力范围内的事。坚持做自己擅长的,不要做那些你做不好的。

有时,人最大的财富也可能是负累。要在一个需要发挥创造力的行业获得成功,就得发自内心地热爱自己的工作,结下深厚的感情。可惜,热情与激情不会总是对我们的工作有帮助。比如我就认为,成功在于细节,所以我是那种很挑剔的完美主义者。而这种完美主义的偏好常常影响我的生活,给别人、也给我造成压迫感。我和妻子最近花了不少力气把家装修成梦想的样子。我觉得,它就像图纸里走出来的那么完美无缺。可问题是,我不希望任何人坐在我家的沙发上。有时我宁可自己没有这种个性,可它又能帮助我意识到这个缺点,并且设法控制我的情感。

迪士尼和乔布斯启发了我。因为两者都追求实现自己的美好蓝图,取得了他人根本无法想象的成就。上世纪20年代迪士尼创作动画片时,其他人也可以掌握和他相同的技巧,他只是以一种魅力十足的方式呈现了大众化的技巧。乔布斯同样如此。在他开发电脑的年代,同行都在技术方面精益求精,追求高科技,可他用自己的方式将产品组合在一起,产生了不可思议的神奇吸引力。所以,想要成功,你未必要把一样事物改得面目全非,关键是竭尽所能释放想象力,尽可能用创新的方式征服客户。

(via entrepreneur杂志,快鲤鱼独家编译,转载请注明出处)

[编辑:小V]

美鲍人体

范冰冰丝袜福利

美女私照诱惑

相关阅读